共和國內,我將一反常規
執行百事。無有任何商辦
我能允許;無有衙役之名;
文字不被採納;無富、無貧、
無有奴隸;無契約、無繼承、
圈地、劃界、農事、葡園──皆無;
無使鐵器;無穀糧、杜康、脂油;
無職司;而眾人,眾人愜意,
婦女亦是,且純潔又天真;
無有君權──

大自然提供所需之常備,
無需甘苦。無悖叛、無罪愆、
劍、戟、刀、砲、任何戰具,
我都不要;而大自然孕育
本有之食,既豐足、又富饒,
哺養我的天真子民。

我將治理得如此美好,
更勝黃金盛世。



註:

這是角色岡札羅提到的理想國,很像是老子的〈小國寡民〉,
很訝異莎士比亞晚期思想接近老子。
莎士比亞勾勒的理想國,我蠻感動的,
在早期在問題劇、悲劇中的激情,晚期的《暴風雨》已經罕見,
取代的是寧靜與寬恕,祥和與悲憫。
楊牧曾說,此劇是「詩的境界」。
創作者介紹

玫瑰的象徵

Chai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