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務員〉

 

進站。那滿載時間的列車
充分的收集天光,彷彿
金色海嘯,潮醒
沉睡的
小站,添了點旅色
還有一點的豐沛,蒸氣揉捏
使心提高的盼望

 

總是在等些什麼,是
如晦的未來
又或是鐵軌調度、更漏反轉。
蒸氣急於催化的時光
左右蔓延,點滴在鬢角
凍結了歸來站的感懷、傷舊
一種折返的大西洋船
制服還是一樣新

 

剪好了票
走上漲潮的月台港灣,帽沿顛簸
我習慣性的壓低下來
五點二十三的哨音
啊末世的嘯歌,彷彿
駛離的
瘋狂、發抖的顫音
而又送走了行人
「但願覺悟等於老去──」
我是凝滯的守護神,不老
而時間
泛黃,破滅成軌道上滿滿的礫石

 

 

創作者介紹

玫瑰的象徵

Chai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