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鳥飛過的下午〉

 

整個下午,唯一的鳥掠過

窗外,飛……

向噬血的墓碑擊碎

三個二十四小時的解體時間倒數

計時,說

蒼苔點點爬上了房內我的赤子身體

鼻息微弱,埋在思念的底下

 

唯一注視的那隻鳥

飛過手掌開花的山谷上

醒著,直視著

我的靈

他貼近我,瞪著我有些陌生,問

我是誰怎麼躺在這裡

刀子也躺在這裡

海豹慵懶,爬進房內舔我吐血的腕

爾後三叉的人魚也以陰藍之姿

進來,捕殺斷頭

 

很久了,沒有人敲門

就像是生前

不願枯不願哭的桔梗花,不要報警

是的,我們需要勇敢

以最接近生的方式,越過疆界

直抵反轉之重生

而那隻鳥飛過了秋天,在光的日色中

我不在房內了

 

 

09.04.12

 

--

 

紀錄:

 

在復活節寫了一首自殺的詩。耶穌,你復活,我卻死了。

叫朋友勇敢的追異性,我跟他說,「是的,我們都需要勇敢」

是要他勇敢追,但我聽來卻有很多層、五味雜陳的意思在。


勇敢的面對生命。

選擇自殺,是不是也是勇敢的面對生命

對此,我們要哭,還是要笑?

創作者介紹

玫瑰的象徵

Chai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