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1968

 

 一

 

在春天的小河的左邊

我和他坐在房間以西的角落

想著我們的鞋子怎麼

對稱,怎麼相像,像

兩位大男孩互換大衣

你扮成我,我扮成你

翻好袖口的第一道摺縫:

「彷彿以理性去解釋誤會。」

 

是的,我們傾向不愛解釋

直到符號深奧的在腹心打轉

以為我們彼此都懂得

一句話、一個交會的眼神

彼此喜愛同樣的女人,我們當然也

你揍過我,我揍過你。

在春天的小河的左邊

一萬隻鴿子飛盡,僅剩

飼料的陽台上,你知道再過不久

革命已經起義的下午

就有一群士兵空降

轉過街角,彼此密語交談

AK-47已經上穩

 

 

而我們的座標地圖上

不是坐落恐懼、厭煩等

我們也沒有關心時事的體察

只是想要好好的在

春天的小河邊

宣敘每日的詠嘆,岸上的旁人

不能說的祕密。

或是向橋邊跑去,大喊

大而無畏的狂言

 

而手要怎麼用另一種方言說話

好比示意再見與愛的沉重

此時春天來到了1968,麻雀空降

星星落了下來,彼此控告。

沒甚麼地方可逃的

我們早已了悟,早在會話課裡

說春天你也會被風帶走:

「像以諾,但不是與神同行」

 

──而不見死?

我用捷克文繼續說。

 

 

 

今早的春天我用我的舊大衣與你

偷換了我們的心

(其實我們的心是唯一)

看你睡得很熟、很熟,永遠不會知道

你和我,吵過的命題真的

真的我代替了你

 

AK-47已經把總理拉了下來

他們也將衝過房門,尋找一個

稱為異議份子的láska

此時,這座語言的公寓也就失序

沒有了載體,象徵也就不明

但捷克文裡,láska也就表明了

奉獻、無私,以及那一句老掉的話:

 

「願我們是臂徽,彼此奇妙可畏

好戴在舊的大衣外面

閃著相互信任的對角線」

 

 

 

 

註一:1968年布拉格之春

註二:以諾因著信,被神以風接去,不至於見死

 

 

09.12.01.

創作者介紹

玫瑰的象徵

Chai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