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毅〉


──友其毅於洽公中車禍昏迷
    當日他準備回台北母親的家

 

 

別人的生命顯得太輕了
公理在背包裡仍象徵堅毅的心
昏迷指數六,床前有一系列神話
這是昏迷第九天

 


你的故事仍在營裡謠傳
有一位預財士,如何生澀整理
帳目,直到清晨六點的安全士官
下哨,有時你抵不住睡眠──
睡著,筆依然抖擻的擱著
像遠赴戰場的將領
日出東方,才把帳本闔起
稍做起身,眼鏡調好
推開行政室房門
帶著輕微思慮
依稀凝滯的腳步,走進寢室

 

有時在營休假,是為了
讓責任心了卻。那時我也留守
只看你出現於三餐,腳步不停歇如
乍暖的陽光偶爾露臉
何其堅毅的眼色
魚群在南方回歸於北部
我說:何不到我屏東的家
如果蘋果蒂落於開春時候
不怕下禮拜的突襲督導
一如無法預料何時爆發戰爭
何時風雲洶湧,埋伏
開春時響徹的鐘聲,是你
也是我竟存在

 

但我何其後悔,當放任了你的責任於
邊疆,「會移送法辦的」你說
抵住了前人留下的坑
何其後悔我無視於你工作繁忙
帶你回屏東,好好休息
當那鐘聲慰勞了辛勞的士兵
眷戀成為下周的督導
預財士準備移送法辦

 

 


教堂沉默於失去了公義
(耶和華做我的高臺,我的堡壘)
鬱鬱藤蔓包裹著牆面彩色玻璃窗
十二門徒禱告,撥餅
忽然一陣大風,舌頭燦爛火焰
他們何其堅毅的眼色

 

堅毅的眼色如此純粹
悶悶的如脹滿的鼓皮
那是99之二梯的預財士
下部隊時謙卑的叫我
一聲學長
99之一梯的補給士
其實大學時你是我學長
又或者其實你年紀小我兩個月
中山室我們寫下這樣錯亂的
手記於心坎
一直不孤獨的兩人
(我在加護病房外守護你
做你的高臺,你的堡壘
你的公義)
不曾告訴別人你的難處

 

那天門徒守候著,對天禱告說
「主啊,他若睡了,就必好了。」
拿撒勒人看見猶太人哭了
就心裡悲嘆,又甚憂愁
便說:「你們把拉撒路放在哪裡?」
門徒指向加護病房裡面
回答說:「請主來看。」
拿撒勒人哭了

 


你的故事仍在營裡謠傳
有一位預財士,在車禍前天
在輔導長室,何其堅毅的眼色
終於爆發幽怨的哭聲
打破的大鼓,撕裂的號角聲
萬顆群星往西方灑落
「營級預財確實不好當,
再怎麼努力彷彿徒勞──
我知道前任預財很優秀,期望
我能像他一樣」
迴盪,剔透
像你愛吹的口琴
收束於一顆小小忍耐的心
再次整裝,拿起背包
重新肯定公理與堅毅小小責任
的心

 

當天的洽公單是我幫你送的
聽你牢騷幾句洽公的時間不夠
又彷彿犯了禁忌不談再多難處
你打算好放開沉默強如
征討的武士。
日子再難過,不久就可以見到
台北的母親了,就在放假後
和她先談談哭泣,再談談真理,沒關係
就先忍著如此極端

 

想著
下午四點準時回台北,迎接母親的懷抱
我那辛勤的母親,做保全的父親
雖然家境不好,但可以吹吹口琴
讓深刻的公理在家裡表達
努力於辨認那些帳目裡一個小小忍耐的心
然而高速行駛於洽公中
急速轉彎,一位預財士飛了出去
一則神話終止於他堅毅的眼色
昏迷於念他的母親裡

 

 

創作者介紹

玫瑰的象徵

Chai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