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毅二〉


病房外上演一齣戲劇
耶和華問撒但說:
「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
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
敬畏神,遠離惡事。
你雖激動我攻擊他,無故地毀滅他
他仍然持守他的純正。」

 

撒但在神的同意下
加害於約伯,肺部積水
高燒不退,開四次腦部手術
唯約伯稱自身耿介,敬畏神
撕裂外袍,剃了頭
伏在地上下拜

 

我能恨那位朝欽麼?
那位新買機車,偶然載你
仍練習駕馭,如黑天鵝的羽翅,遮天
偶然降落於惶恐的十指間
他只是輕傷,在一位預財士
昏迷於昏迷指數六。虛擲
生命於罔顧後半輩子的不知悔恨。我想
你會沉默,沉默人性尊嚴
沉默我太意氣用事
沉默公理不是自由心證或移送法辦
虛構一種密林,果實尚在成熟
但需要時間給予,你不恨朝欽

 

 

 

我是否也將你的生命看得太輕了?
動手術期間,我只顧電話給人官
談晉升中士輪保士,中士組長缺
準備體檢,體測,本職學能
洋溢著喜樂燦爛的眼神
是我。當你的母親
還在為腦部,形成未知的擔憂
昏迷第二十八天
緩慢,痛苦的靈魂
耳聞一首詩闡述公理,不若
一封電文赦免預財士

 

是不是詩歌沒有生命與真理
也沒有讓拉撒路死而復生?
一位詩人能為你做甚麼
如博學家彰顯天體十二宮
神秘的星相突出林外
雛鳥負傷,悉心整理羽毛
關於那致命的彈孔
唯有美與藝術恍惚星塵變幻
十四行詩怎麼排列,如但丁
如莎士比亞。但一位博物學家的詩人
能否以堅實的譬喻
好比冷硬的病房鋼門,氣切,及肺鏡
指向一位車禍弟兄的軀體
不至於潰散

 

我不學復健,不學診斷
毫無專業知識
房外研讀詩藝創生與死亡,等待
門啟,探訪
心中現實與實質現實。
我這樣靠近你,伴你錄製的口琴
何其堅毅的眼神──
彷彿詩歌與生命能夠結合,如基因序列
遺傳自母親,堅毅,溫柔。
而你錄製的口琴聲
依然穩健撥放,詩人的語言、的延伸
終究是可盼的

 


連上謠傳一則神話
有位預財士,和一位弟兄
徬徨若烽火孤立的兩人
商討如何顧槍
但有位預財士,寧可犧牲午餐,休息
不埋怨擠壓的作業時間
寧可犧牲,站槍前哨,顧槍支
讓他的弟兄去午餐,去休息

 

靠著神話我能想像那
頭盔底下含藏的堅毅眼神,木訥卻又
不動的姿態,有時遊走於間。
窗外斜斜金光,點亮一則神話
何其樸拙,卻又如此屹立
交附於形成的藝術,小小的公理,永遠

 


2011/4/17

 

創作者介紹

玫瑰的象徵

Chai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