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事件之經典語錄】:
  
  13179456_1027260720662236_2069163233093837471_n.jpg
  
  哈囉大家好~文學騎士又來了,這次的含羞草事件本以為在幾天後就結束,沒想到燃燒到詩圈以外去了,甚至該報導轉發到全世界,有將近三千人按讚,估計八萬人瀏覽。結果,因為對方惡意檢舉,所以在一天之內,被迫下架,《每天為你讀一首詩》也因此被迫關閉幾小時。
  
  
《每天為你讀一首詩》:http://ppt.cc/Y2ags
  
  事情越演越烈,也變得更加複雜,戰火在各地燃燒,也翻出秀下限的語錄。文學騎士在這邊記錄下來,以供世人參考。
  
  這篇可以轉文喔,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截圖,因為我猜之後這篇會被抄,我的臉書也可能被關閉。但不要緊,我的部落格有備份:
  
  傳送門:
  
  好,廢話不多說,讓我們看看有哪些驚人發言。
  
  
  
    
【科技新貴曾耀德語錄】
  
  
  首先,大家一定還記得「不認識楊牧」事件的主角「曾耀德」。他到底有哪些經典語錄呢?
  
  
  〖曾耀德〗之最經典:「我懶得跟無理又調皮的大學生胡扯。我是百萬年薪的科技新貴」。
  
  (狂!!!!!!!!!!!!!!!!!)
  
  
  〖曾耀德〗:「唸理工科或法律,商學系的人,不認識楊牧前輩很奇怪嗎?」
  
  (〖陳奕成〗回:「唸詩的人不認識楊牧還蠻奇怪的」。)
  
  
  〖曾耀德〗也針對自己不認識楊牧的詩回應:「你看他(洪聖翔)移花接木成什麼?是玩弄楊牧前輩,還是玩弄我。我是科技法律人,楊牧非我必須認識的人,請不要笑我喔」。
  
  (當版主還不識楊牧,就是要笑你wwwwwwwwww)
  
  
  
  
【晚輩的陰謀論?】
  
  
  聽說劉正偉真的去告人了,目前尚不知道有哪些人。
  
  〖劉正偉〗在稍早控訴陰謀論:「各位年輕的朋友,很多流言說你們純潔,單純。被利用了。這是我一直不願說的動機論、新聞論、炒作論⋯⋯」。
  
  (偉哥,其實我們覺得你才是被朋友們利用去亂告人)
  
  
  
  
【蔡仁偉是嫌疑犯?】
  
  
  〖劉正偉〗又說:「他(蔡仁偉)選擇埋下了伏筆,這個梗。哪可能是報復心理?這是三年前⋯⋯預謀犯案」,並在另一篇文章:「蔡嫌等從垃圾桶撿起,留存作者主觀不要的垃圾,違反個人主觀意願,在外惡意散佈不實網路謠言,涉公然侮辱罪、加重毀謗罪與隱私權、姓名權行使。但當事人主嫌⋯⋯預謀犯案。很多學生發動集資告我這個被他們罵得臭頭的『封閉糟老頭』『詩壇敗類』、『毒瘤』、『惡魔教授』」。
  
  (等等,「蔡嫌」?「當事人主嫌」?偉哥,你先確定一下好嗎?另外,沒有人罵你『封閉糟老頭』、『詩壇敗類』、『毒瘤』,真的󾌵)
  
  
  〖劉正偉〗在《詩人俱樂部》發表文章,名為:「〈未審先判,洪仲秋案翻版〉 一個荒謬或陰謀的網路集體霸凌案件?」,並言:「一個封閉的糟老頭,被幾萬人乘以幾萬人,拖出去凌虐、公然羞辱、強暴、霸凌。⋯⋯他們只想到自己」。
  
  (洪仲丘好像沒被霸凌過耶⋯⋯)
  
  對於洪仲「秋」的筆誤,網友回答:「很秋XD」
  
  
  
  
【被推坑的劉正偉】
    
  
  〖劉正偉〗公告:「『有人問我公理與正義的問題』,我說:我必彰顯。剛剛與耀德兄到桃園地檢署遞狀⋯⋯」
  
  (這首詩,好像是那個陪你告人的耀德兄不認識喔⋯⋯)
  
  〖曾耀德〗:「被告們要開始計劃花錢請律師幫忙答辯。⋯⋯事涉龐大的名譽損害賠償金」。
  
  (耀德兄偉哥一定上輩子是債主,才來亂推偉哥的坑)。
  
  〖江明樹〗:「整人心機之重,匪夷所思。⋯⋯偉哥提告,尋求法律救濟,支持」。
  
  〖陳青陽(陳去非)〗:「支持你提告這夥不良少年!!⋯⋯就讓他們去坐牢吧~~」
  
  (江大哥跟陳大哥,別亂推坑啊~你們是除曾耀德之外,另一個鼓譟要偉哥告人。這樣會陷偉哥於萬劫啊~)
  
  〖陳培通〗:「撒旦該在那裡,上帝絕對不會錯置」。
  
  (你亂推偉哥的坑才是撒旦吧wwwwwwwwww)
  
  另外,劉昱彰說:「估息養奸」,曾大龍和謝言欣都喊喊加油,Chiehin Chen說:「社會責任」。
    
  
  
  
【控告子虛烏有之事】
    
  
  這裡先打斷一下,為何我說在亂推坑呢?因為這些控告內容為子虛烏有。如偉哥所說:
    
  〖偉哥〗:「台灣有史以來最慘烈的網路瘋狂嗜血霸凌案件」並認為是:「少入人陰謀偏激算計激進的不法念頭。⋯⋯嫌疑人陰謀算計請人對入坐已久」。
    
  (要不要先對比一下阿帕契事件,這種程度叫最慘烈網路霸凌?還有,真的有人在陰謀算計嗎?另外稱蔡仁偉「嫌疑人」怎麼回事?)
  
  〖偉哥〗又在另一篇說:「很多學生發動集資告我這個被他們罵得臭頭的『封閉糟老頭』『詩壇敗類』、『毒瘤』、『惡魔教授』」。
  
  (這根本沒有的事。沒有任何人在抄襲事件用上面的語言辱罵過他。如果他認為有,請截圖好嗎?)
  
  
    
    
【雙簧二人組之一:陳去非亂入《每天為你讀一首詩》】
  
  
  最新的亮點是雙簧二人組,〖陳去非〗在事件發生時就失言:「我知道你(晚輩們)背後的陰謀和陰毛/無非是想藉機炒話題打開知名度/如果想搶前輩的位置/請先排隊,耐心練好基本功/我的前輩們都還健在/談笑風生腦筋清楚明白/你這個乳娃陰毛還沒長出來⋯⋯」。
  
  並開了一堆殭屍帳號〖陳朝松〗、〖陳青陽〗、和〖易靈〗,在「每天為你讀一首詩」留些沒意義的言,如「沒讀過文學研究所吧?」、「這叫『讀後心得報告』」,並在〖利文祺〗分析楊牧的文章下留言。文學騎士在這邊摘錄幾句經典,有興趣的人可以去那邊朝聖。
  
  傳送門:http://ppt.cc/wYfDO
  
  〖陳去非〗先說:「你懂楊牧的詩?來先回答我甚麼叫『奔行』,你舉出兩例楊牧詩裡使用『奔行』的詩句段落來~~不許偷用我專書裡舉的實例~~」。
  
  這句話引來〖廖啟余〗回答:「我又不讀你的書,對不起齁」。
  
  (真的,這麼多的楊牧論述,也不缺你一個。)
  
  〖陳去非〗又說:「週三下午我沒課,咱們三點約在新竹地方法院公證處見面,簽生死狀!!不敢來的就公開道歉!!」
  
  (嗚嗚我好怕啊~~~~~~)
  
  〖陳去非〗又跟〖許宸碩〗說:「來來來~~你跟那個利文祺一起來跟我簽生死狀,然後拿去法院公證,雙方的評論文字找台大的顏教授學生來評斷高下優劣!!」
  
  (網友:詩評評到要簽生死狀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廖啓余〗最後回:「你是多寂寞多沒舞台,需要到推廣詩的粉專來罵小朋友搏版面?看了真是令人心酸⋯⋯」
  
  
  這個爭鬥的暫停點,似乎是〖陳去非〗用〖易靈〗的帳號叫囂,要〖利文祺〗寫ㄧ篇英文評論,最後〖利文祺〗用德文回他。
 
  〖易靈(陳去非)〗:「看來你以英語程度自豪囉?」
 
  〖利文祺〗:「我有說我以英語程度自豪嗎?你也太補腦了XDDD我講德語拉~ich spreche auch deutsch. Kannst du? >_^ 」。
    
---
  
  〖陳去非〗第二個經典是和年輕詩人〖楚影〗裝熟。
  
  傳送門:http://ppt.cc/HppB8
  
  〖陳去非〗在楚影的詩賞析下面說:「這是自由心證下的印象式批評!沒有批評方法論的碎碎念加自圓其說,連作品導讀都稱不上。去問本詩作者楚影,他會告訴你 我有啥米本事!!」
 
  〖許宸碩〗:「不好意思,前輩,你把這首詩的作者封鎖了」。
  〖洪聖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Tzu-wei Hung〗:「害我笑到內褲都掉了XDDDDD」
  
  〖陳朝松〗裝熟硬凹:「我封鎖楚影,的確~~他令我灰心失望!!不是作品~~是他看待自己的態度~~我認識他時 你們都還在讀小學吧?」
  
  (如果我們還在讀小學,那楚影大概在包尿布吧)
   
  當然,〖楚影〗在個人臉書也因為陳去非一直跟他裝熟爆掉了。
  
  
  
     
【雙簧二人組之二:莊華堂批鬥】
  
  
  〖莊華堂〗這人更絕,首先,他在自己的臉書批鬥〖利文祺〗的詩〈鹿〉,並刻意繞道罵人:「因為文如其人,作者是怎麼的人是掩藏不住的,連72變的孫猴子都會現出原形......」
 
  朝聖之門:http://ppt.cc/ejDRe  
  
  當然這句話就釣起了一堆人:
    
  〖Mars Chien〗:「我看不到人心那份柔軟,看不到人應有的悲念!慈善!只看到事不關己的敘述跟一番撥弄的文字!」
  
  〖★㊣↙不識楊牧o科技新貴 a 曾耀德↗㊣☆ 〗: 「沒有融入感情的詩,再怎麼讀也無法引起讀者共鳴」。
  
  〖莊華堂〗:「那頭事不關己的鹿,疑似面具」。
  
  〖謝振宗〗:「明知悲劇發生仍然冷眼旁觀,我都懷疑旁觀者可能參與釀成悲劇發生的肇事者。寫詩者必需具有悲天憫人的心態才能感動人心。鹿是溫馴的,但披著鹿皮的野狼可就要防備.......」
  
  
  
  
  〖利文祺〗跑來,看了完全沒能力評一首詩的長輩們就回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朝聖~」
  
  另外,支持一方的回應則有〖廖啟余〗:「討厭一個人就明說,不必在詩裡羅織他人格的缺陷。你們這種長輩齁,唉,真是想尊敬也不知從何開始」。
  
  〖林達陽〗:「 這首詩很好啊,心地也仁慈。情懷讓人想到楊牧老師為921震災所作的〈地震後八十一日在東勢〉,關心卻不渲染傷害,透過文字給予傷者寧靜和痊癒。」
  
  〖熒惑〗:「詩裡由鹿的凝視再到人對鹿的凝視,其中轉折拉扯形成張力,所以這首詩多了一重思考,甚至是從神/永恆的角度俯瞰痛苦,在鎮定與宏觀中對世間有莫大的關切,與一般的悼詩不同。能夠這樣寫出來,不可能是如你所說般冷漠看世界」。
  
  〖喵球(黃浩嘉)〗:「足見作者並未任憑恐怖支配,只能對恐怖行動做出情緒性的譴責,以自己的世界觀去中性地理解恐怖行動的由來,進而吐露出沉重而漫長的悲痛與祈願。最難得的當屬作者並不勉強地去強調自己在場,誠實地守著旁觀的角度,做出旁觀者也能有的思考,我認為這是議題詩中最難得的」。
    
      
  
  
【雙簧二人組之二:莊華堂裝熟】
    
  
  這裏,我直接引用〖張紹中〗的報導〈網路時代後少數好笑台文小事件:抄襲事件引出一票裝熟老人〉,他寫得蠻詳盡的。
  
  〖張紹中〗:「我認為,這整件事情最好笑的地方,就是釣出一狗票覺得自己是文人,不過沒有人聽過的老人。別說是一般民眾了,就算是文青或文化阿宅、文學家、寫字的人、學者,知道他們的人可能也不到 1%。這些老人們到處跟人裝熟,不過顯然跟這些被裝熟者、被裝熟者寫的書都不熟,而被裝熟者很可能跟這些人也不熟」。
  
  〖張紹中〗也指出,〖莊華堂〗裝熟的若干人中,有一位剛好是〖朱宥勳〗的老師陳建忠,〖莊華堂〗自以為很熟得說:「陳桑幾年前跟我講過幾個門生,但我記得⋯⋯好像沒有朱姓」。
  〖張紹中〗認為不妥:「據傳陳建忠先生去年因為腦血管問題昏迷,術後至今仍在復原靜養,似乎仍不適合跟誰對話。跟一個仍重病在身的學者裝熟,抬出其名號,只為了跟人擺老」。
  
  傳送門:http://0rz.tw/8IFNO
    
  後來〖張紹中〗因為該文準備被〖偉哥〗告,到底要告什麼我也蠻好奇的。
    
  
【雙簧二人組之二:莊華堂引起耕莘內部紛爭】
    
  
  〖莊華堂〗引起了耕莘的內部紛爭,許多耕莘的成員,如〖朱宥勳〗、〖許俐葳〗、〖李奕樵〗感到不齒。
  
  〖朱宥勳〗更表明退出耕莘五十的研討會,在一篇聲明中提到:
  
  「你(莊華堂)頂著耕莘老前輩的身份,在外面做這種惡劣示範。你是要我怎麼跟剛開始寫的夥伴說:『這個莊華堂雖然程度比你們還差,說的東西都是錯的,道德立場也有問題,但他是前輩,所以你們要忍讓他。』」
  
  最後,主戰場為〖楊宗翰〗的臉書:
  
  〖楊宗翰〗:「但剛看到素未謀面的莊華堂臉書,整個大爆氣!論理講不過人,就無端審判起〖利文祺〗的詩;喜歡賣弄『長輩身分』,動不動就說〖朱宥勳〗是你『耕莘小學弟』,還有竟對〖許俐葳〗回覆「破例回答你,因為你是女姓」,請問我到底來到什麼時空?相罵自然沒好話(我也不再年輕了),但這麼做只會讓年輕人更看不起,不是嗎?」
  
  
  
  
【雙簧二人組之二:莊華堂的黑歷史】
  
  
  當然,因為〖莊華堂〗的發言,引來自己的黑歷史被網友披露。
  
  首先是他在2013年被判「擅自使用照片出書」(報紙:新唐人。裁判字號:102, 智訴, 第11),「處有期徒行陸月,如易科發金,以新台幣壹千元折算一日」。
  
  
  傳送門:http://0rz.tw/RvcQz
  
  另一個黑歷史是〖鍾肇政〗之子〖鐘延威〗寫給〖莊華堂〗的公開信,提到〖莊華堂〗擅用鍾肇政的名號,並未經過鍾老同意,並要求鐘延威之妻不能反對。
 
  〖鐘延威〗:「(莊華堂你說)『免得引起反彈,會對老人家不好』,更讓我(鐘延威)無法接受,這是一種恐嚇嗎?」
  
  傳送門:http://0rz.tw/2WPel
  
  
  
  
【傅詩予:讓人抄一下是榮幸】
   
  〖傅詩予〗就像是其他長輩一樣,不分青紅皂白,完全不了解事件始末,就跑來亂發言,後來跟〖Tzu-wei Hung〗爭辯了起來。
  
  〖傅詩予〗:「不過就一首詩嘛!事實上在這個詩冷感的時代,讓人抄一下模仿一下是榮幸」。
  
  (傅姐你真地是來亂的)
  
  
【香港詩人熒惑的截圖們】
  
  
  香港的年輕詩人熒惑(阮文略)在這次也和長輩們吵了起來,他的表現可圈可點,閱讀他的臉書截圖讓文學騎士也樂壞了不少。
  
  〖Mars Chien〗:「阮文略,如果只出過一本書就敢說自己在詩文界談鋒頭,那可真少見!⋯⋯蔡先生實屬後生小輩,怎麼不聽聽真正在詩文界耕耘數十年的老前輩怎麼說?」
  
  〖洪聖翔〗:「瘂弦只出過一本詩集(哈欠」
 
  〖熒惑〗:「卡瓦菲斯只寫了二百首詩不到」
  
  〖蘇家立〗:「芥川還說,人生比不上波特萊爾的一行」
  
  
---
  
  〖莊華堂〗:「莊華堂這三個字確實不怎麼有名,但如以信用來衡量,跟季札接近了」。
  
  〖熒惑〗:「魯」。
  〖熒惑〗:「啊不好意思手滑了」。
  
  
--
  
  〖莊華堂〗:「面對一群狂妄、自大,卻絲毫不知反躬自省的年輕人」並說:「我輩只能搖頭嘆息」。
  
  〖熒惑〗回答:「我輩也是」。
  
  
--
  
  〖李家華〗對〖熒惑〗的發言又說:「真是好笑~沒言論自由的(香港)人來台灣爭言論自由?來搗蛋?」
  
  〖喵球〗回答:「同理,他們(長輩)來自沒有詩的地方,憑什麼談詩」。
 
 
好了,既然陳去非說文學騎士都亂用西方理論,我要回去念漢娜鄂蘭的理論了,想必他一定很能理解何謂「平庸之惡」,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玫瑰的象徵

Chai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