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聲與苦難〉

 

這年爆炸與荒誕的

介入,使我渾然明瞭

惟獨經驗的軌道錄下你那

騷動與不安──

如此破碎的歌聲

原來是你不願面對那壞的天

 

不如直率的向襲來的

憂慮,向著

白霧走散

在這座瘡痍的城

感動那歌聲與苦難找到了

互相容許的平衡點

而刷動的吉他,在抒情

在鐵絲網,在遺落的鞋子上

在槍,超然與融合──

 

而我還是關了錄音室,整日改聽

救護車急走的哀告。走過

街角的傷痕,在角落

以報紙不時朗讀

罹難的士兵群,且釋放了我的朋友

失而復得的靈魂,瞬間甦醒

的小鼓

 

終於徵召也向我們的床

滲透進來。不再感愧的手掌

因此抓起了實體水杯

大大的祝福我

歌聲的藝術,曾對生命的侵犯

反覆對峙卻遲來的和解、認識

終於,擁抱了苦難

 

明早銀杏樹群也要陪我消失幾年

也像地上紅磚,忍耐

還在平穩的呼吸──

你沒看我不打緊的

不是會回來嗎,只要我截肢、退役

 

或者換你拿報,在遺孀與孩童間

幼稚園有開學的那一天

念讀我的名,而這樣也就約定了

生而赴死死而復生的未來

 

 

 

 

 

創作者介紹

玫瑰的象徵

Chai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